微信投票指南-教你如何微信投票点赞投票网络投票群方法 微信投票指南-教你如何微信投票点赞投票网络投票群方法

微信投票指南
教你如何微信投票点赞投票网络投票群方法

山东好人之星微信投票 愁,没完没了的微信拉票何时休


那是五年前我走进了微信世界,各种各样的信息纷沓而至,各路失散多年的同学、战友、亲朋好友再次牵起手来。我发出由衷赞叹:微信好玩,是个好东西!失而复得,当然是件好事。高兴之余,烦恼也渐渐占据了心扉。张同学的孙女要参加儿歌大赛,要你投上一票;李战友的外孙走上竞技场,也要你投票助威……微信,又给我留下了新的印象:徒增不少烦恼,不太好玩。老李,三十多年前的战友。严格地说,他是我的引路人,是我的首长。他在机关负责宣传教育,我是基层连队的排长。在他的帮助下,我一直行走在与文字伴舞的路上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部队开始补习文化,四处寻找文化教员。入伍前我做过中学教师,档案记录得明明白白。老李查了干部档案,一眼就看中我是合适人选,调我到团文化补习班任教。在文化补习班上,我教他学文化,他教我写文章,彼此都有长进。我从此我喜欢了写作,也因此顺利调进了政治机关,最后驻足省城。没他,就没有我的今天,我感谢他。老李更是军中骄子,渐渐成长为高级指挥员。我与老李称得上是挚友。然而,由于各自调动频繁,我们失去了联系。三年前,是微信让我们再次牵手,那种亲密劲啊是用语言不能表达的。“很是想念,请抽空来海滨玩几天。”老领导伸出了热乎乎的大手。我不敢怠慢,一方面希望老领导到省城做客,另一方面表示随时听从调遣,为其效力。谁知,效力的时候真的到了。时过不久,战友群里出现了微信拉票的信息。这信息恰好是老领导发出的。仔细一看,他外孙参加了少儿书画班,希望战友们为其投票。举手之劳,应该投。投吗?我依然拿捏不准。因为,没有任何实际意义,只能助长虚荣心的投票,实在激不起我的情志;不投吧,又怕老领导心中不悦。此前我拒绝了一些类似的投票,这次我还是拿不定主意,想再观察一阵子,让自己的心静一静。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就是一周。我还是无动于衷,甚至不敢在战友群里留下半点自己的“痕迹”山东好人之星微信投票,也不在朋友圈里转发信息。目的是给老领导造成因特殊情况没有看到微信假象,得到他的谅解。拖,一直再拖,期待缓兵之计能够奏效。我们这个战友群很小,只有几十人山东好人之星微信投票,都是比较要好的战友。又过了几天,群里对我点名道姓批评,还说老领导外孙票数与第一名交错升降,急切需要战友们助战。接下来的是,老领导在群里天天包红包发送,对战友们致以谢意。真没有办法,我撒了个谎淹没这段时间没有投票的因由,加入了投票队伍。这一投就是十多天。我天天如坐针毡,盼望着投票早早结束。好愁,好烦。然而,这种状态远远没有停止脚步。为老领导外孙投票还未结束,小表弟媳妇又发来了投票邀请。她是要我为她单位投票。这在别人眼里看似可投可不投的拉票,我却没有选择的余地。那是四十多年前,小舅因家境贫困被迫远走他乡,过继给闯关东、在吉林农村落户的大伯。好不容易在那里成家立业,有我这个小表弟时小舅已过而立之年。小表弟样样都好,就是学习不努力,高中尚未毕业就走上社会。年仅十几岁的孩子闯荡于长春、沈阳等地,最后在南京找到相对稳定的工作。像小舅一样,由于日子过得紧巴,小表弟找媳妇成了难题。不过,他乐善好施,在打工的日子里资助了一名正在读大学的女生,让他摆脱了婚姻的困惑。这个女生,就是他现在的爱人。她也因家境窘迫,常常到小表弟打工的饭店做些零活。小表弟得知后,用自己的工资为她支付学费、生活费等,鼓励她集中精力读书。这一帮就是两年多,小表弟媳妇顺利完成了学业。经济上的资助,心灵上的抚慰,让他们的心紧紧贴在了一起。毕业后她与表弟喜结连理,夫妻二人盘算着今后的发展。小表弟媳妇学的是社会管理学,她的梦想是到大城市做社区工作。她首先想到是,去京城应试社区工作者岗位,结果如愿以偿。妇唱夫随。小表弟自然随爱妻到北京工作,选择一家工厂做起保安。小夫妻的二人世界甜甜蜜蜜,安安稳稳,期待着将来的美好。然而,文化差异是难以弥补的,两年后他们的分歧越来越多,先是口角相击,后是拳脚相加。小舅知道后参与了调解,但都无济于事。看样子他们像是无法继续共同生活了。吃不好、睡不香的小舅无可奈何,只好把小夫妻的现状告知了我。小舅长我三岁,是我上一级的同学。我之所以口口声声说小表弟,就是因为我与小舅年龄相当,小表弟比我儿子还小呢。舅舅家是通往学校的必由之路,我常与小舅同吃同住,感情非同一般。所以,他第一个告诉了我小表弟的婚姻状况,问我有没有撮合的高招。他还特别强调,农村找媳妇价码高得吓人,如果不能维持这段婚姻,你小表弟八成要成为孤家寡人。事态严峻,又有舅甥、同学这层关系,我当然当成头等大事对待。按照小舅提供的联系方式,我分别给他们打去电话,询问情况,寻找融合办法。后来借去北京出差机会,找他们做说和工作。他们的关系好转后,再隔三差五问问有没有反复现象。怕以后再有变故,我鼓励小表弟发奋学习,增长知识。小表弟天资聪慧,一点即透,参加了叉车培训班,后在一家大型超市叉送货物。小夫妻的关系得到了巩固,小表弟媳妇已经身怀六甲。我为小舅一家感到高兴,也为小表弟媳妇的知书达理和包容给予赞赏。你说,她有要求我能不满足吗!小表弟媳妇初出茅庐,遵从意识较强,凡单位交给的工作都竭尽全力做好。她所在社区遴选最受欢迎的群体性活动,动员社会力量在微信上投票。小表弟媳妇给我发来了微信投票链接,希望我给予支持。不情愿的我还有什么可说呢,当即投上了一票。这还没完,接着她又让我发动朋友投票。我踌躇了,还要再投吗?“不要嫌麻烦,可以帮助转发一下。”小表弟媳妇的意思很清楚,要扩大战果。我思考再三,最后决定将投票链接发给几个知己的朋友。尽管这样,还是遭到了大家的质疑和批评。类似的微信投票有始无终,且有决堤之势,微信拉票的终点还不知在哪里。几乎,我每月都要面对“投与不投”的困惑,更多的是硬着头皮满足好友的愿望。如今,我依然等待着妇女般每月都“来”的袭扰,承受着洪水般冲击心灵堤坝的煎熬。唉,大千世界山东好人之星微信投票,红尘滚滚,各种烦心事已萦绕心头。这又多了个微信投票,更是烦上加烦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微信投票指南-教你如何微信投票点赞投票网络投票群方法 » 山东好人之星微信投票 愁,没完没了的微信拉票何时休
分享到: 更多 (0)